夏时有尽时无尽

【信云信】命中注定我爱你(…

我是第二段…嗯…。

迟去晚归:

前段时间空间里甜党和虐党接文的游戏拿来玩一玩。


梗是假设人到十八岁以后就不会变老,直到碰到命中注定的那个人才会相伴老去。


你们看这个题目有没有很甜(雾


================


『1』


  “Defeat.”
 
  两个人的生命同时清零倒了下去,屏幕上跳出灰色的图标分外扎眼。


  “靠,一秒钟的差距?”


  键盘被泄愤的用力敲了两下,界面回到了备战区。韩信双手离开键盘靠在了椅背上,盯着屏幕上持枪而立飒爽英姿的角色背影看了一会儿,摸出一根烟准备点上。


  手还没碰到打火机,旁边忽然有人出声提醒:“哥们儿,这里是无烟区。”


  “……”


  韩信看了一眼说话的青年,正准备站起来去外面的走廊上,目光扫到对方的屏幕时又把烟收了起来,那上面显示的ID正是刚刚同他solo的那个。


  “这么巧。”


  赵云显然也看到了韩信的屏幕,他笑了一下,蓝色的眼睛弯起来:“再来一局?”


  加了半个多月的游戏好友没想到竟然同城,韩信操纵角色接受了挑战邀请,感觉有点意外,缘分真的是个奇妙的东西。他侧头打量了赵云一下,对方正专注的盯着屏幕,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的模样,干脆利落的栗色短发,白衬衫的袖口仔细的挽起扣好。这副打扮与周围浮躁的环境格格不入,怎么看都更适合坐在图书馆里,而不是在网吧待一整天。


  韩信想,他长得还挺好看的。


  这么一分神,被赵云一套连击带走了一半血量,剑光满屏,本来就心不在焉的人这会儿更加心不在焉了。


  屏幕下角的时间跳了一下,刚好六点,空气中开始逐渐弥漫起各种外卖的味道。


  “不打了不打了,吃饭去吗?”


  赵云想了想,退了游戏:“去哪儿吃?”


 
  邻桌有一个过生日的小女孩,明黄的烛火一跳一跳,映在暖色的墙壁上,女孩合上手掌奶声奶气的唱生日歌,稚嫩的嗓音把两人的目光吸引过去。


  赵云撑着下巴看了一会儿那一家三口,烛光映在他的眼睛里。“真好,”他短促的叹了口气:“今天也是我生日。”


“真假,为什么在网吧待一天。”韩信开始翻菜单:“来,给你点块蛋糕。”


  赵云没阻止他,晃着杯子里的鸡尾酒,看着灯光落在杯口上折射出细小的光芒,杯壁上凝结的水珠滑落下来。


  “十八岁生日,过一个就够了。”


  “多年轻几年不好吗。”韩信的目光落在女孩年轻的父母身上,岁月如同一把精细的刻刀,似乎已经悄悄在他们身上留下了痕迹,他本来并不在乎这些,但是当身边的朋友接二连三的找到伴侣,而他还是孤身一人的感觉真的不怎么好受。


  韩信摇了摇头,把刚端上来的蛋糕推到赵云面前:“这顿饭我请了,没准儿这是你最后一个十八岁生日。”


『2』


晚饭后两人就此分开,韩信想着今天的际遇,不觉间走到了家门口,他看着锈渍斑斑的防盗门愣了片刻,还是打开门走了进去。
屋内没有开灯,韩信在墙壁上摸索着按下开关,预想中的明亮没有到来。
“还知道回来呀。”
突然,冷嘲热讽的女声响起,像一根刺扎破了气球。
韩信闭了闭眼,凭着记忆和昏暗轮廓往自己房间方向走去,一只冰凉的、纤细而带着野蛮力气的手却抓住了他的胳膊。
“你回来干什么!你怎么没死在外面!这里早就没有你…”
韩信没等到她说完,甩开了那只手进了房间。门板重重砸在门框上,星点石灰落下,韩信皱着眉躺倒在床,开始还听见女声在骂,后来变成了歇斯底里的哭声。


直到睡觉的时候,赵云的舌尖似乎还留着晚上那块儿蛋糕的香甜。真奇怪,自己明明有认真洗漱过了。他没有多想,安然地进入了梦乡。
转天,家里来了客人。
“子龙,快过来,这是你堂妹香香,你们小时候总一起玩的,还记不记得?”
赵云还没看清楚女孩儿长什么样,就被母亲和对家的长辈热切地把他和女孩儿推在一起,眼神止不住往他们身上瞟。赵云有些尴尬地朝女孩儿笑笑,却只得到对方一个白眼。
在经历了共进午餐,陪同逛街,长辈“突然有事要全部临时离开”后,只剩赵云和女孩儿在商场面面相觑。
“我们先找个地方坐下吧。”赵云提议道。女孩儿点点头,两人便在临近的咖啡店坐下。没了长辈的陪同两人都少了很多拘束,一番交流还算愉快,赵云也知道了女孩儿叫孙尚香,是个精致又骄傲的美人儿,也是个永葆青春的同龄人。


转机发生在一个月后。彼时赵云正在和韩信solo。事实上,自从他们上次见面之后,两人就偶尔会像这样一起出来开黑,赵云手指在键盘上翻飞,碎发却不时垂下来很影响发挥,分神的功夫被韩信一套连招带走。赵云仰靠在椅子上瞪着垂下的额发,韩信却看出了端倪。
“赵云,你长头发了。”
“是啊,不然我……”
赵云的话戛然而止,他怔了片刻看向韩信,对方只是轻佻地笑。“我就说那是你最后一个18岁生日吧。好好想想,你最近遇见谁了。”


赵云晃了晃头,想起了那个精致又骄傲的女孩儿。


『3』


很漂亮,但太过锋芒毕露,并不是一个很
好相处的人。
赵云回想起两人被家长包围的初遇,当时的气氛太过尴尬,他根本没有心情去欣赏人姣好的五官。再后来两人在咖啡馆的聊天还是挺愉悦的,不过正是因为这样的愉悦,赵云才更加确定,她绝不会是那个人——在和有好感且不熟悉的人单独相处时,心情是不会那么放松。
思忖到此处赵云便蹙了眉——可说到最近遇到的人,第一个想起来就是她,这又是为什么呢?因为印象深刻?
还是说,潜意识里自己对她已经产生了一些隐晦的情愫?
“有情况。”韩信看着赵云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不禁勾着唇揶揄道。
赵云还未理清思绪,不免有些心烦意乱,听了韩信的话后反倒笑了笑:“也许吧。而且——我最近遇见的不就是你吗?”
语毕还冲韩信眨了眨眼。
韩信一怔,最后只得笑着拍了拍赵云的头:“你这小子……跟谁学的。”
“跟你啊,谁叫你总开我玩笑。”赵云点到为止,敛起笑容,一本正经地说,“一个月之前我认识了一个女生,是远方亲戚的女儿,和我没有血缘关系,长得很漂亮,我跟她也挺聊得来……”
韩信安静地听着,中途没有发表任何见解,直到赵云把认识孙尚香的经过全部说完,他才轻轻笑起来,“那么,恭喜你,明年终于可以过十九岁生日了。”
赵云摇头,“这还不一定是好事呢,没什么好恭喜的。”
“倒也是。”韩信敲击鼠标,退出了游戏界面,“我觉得你应该去找那个女生确认一下。”
赵云愣了愣,一声“确认什么”差点脱口而出,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嗯。


韩信摸出钥匙开门,锁孔似乎又锈了,金属齿轮艰难地转动,最终在韩信屈膝一顶后门锁才咯噔一下打开了。
又该换锁了。
韩信正思考着要不要现在就去楼下五金店买个门锁上来,昏暗光线下并没有注意到脚下的杂物,一脚踩了上去。铝制的易拉罐被压成扭曲的扁平姿态,韩信啧了一声,把它踹开。
越往里走东西越多,走到沙发边时韩信觉得自己已经被酒瓶包围了,根本找不到能落脚的地方。
沙发上蜷缩着一个纤瘦的人影,身体小幅度地起伏着,呼吸均匀。
韩信叹了口气,走进房间抱出了一床破旧的夏被,轻轻搭在人的身上。
“信信……”
沙发上的那人发出一声细弱的梦呓,声音发着颤,好像下一秒就要嚎啕大哭一场。
韩信拂开人遮住面颊的长发,露出那张和自己有六七分相似的脸,不过那张脸除了女性独有的柔软线条外,还多了几丝岁月无情的烙印,眼尾和眉心已悄然爬上了些许皱纹。韩信看着人微颤的睫毛,柔声宽慰道:“我在。”
女子呜咽几声,紧闭的眼角划下几条湿润的哼唧,“妈妈对不起你……对不起……”
“不哭。”韩信拍了拍人的肩,“继续睡吧,我在呢。”
女人又抽泣了一会,却仍然没有醒来,在韩信的轻言细语中安静地再次沉睡。



===============


第一段我的,第二段 @化工流体流动 ,第三段 @无色
待续未完,甜虐甜..可能看不太出来。

评论

热度(72)

  1. 夏时有尽时无尽迟去晚归 转载了此文字
    我是第二段…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