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时有尽时无尽

【信云信】命中注定

迟去晚归:

接文


『4』
韩信是在洗澡的时候发现这个变化的,他的手臂上有一道伤疤,如同一条丑陋的蚯蚓趴在上面,那是他刚满十八岁那年,跟人打架留下的。他回家时女人一边尖叫着数落他,一边慌慌张张的翻出药水给他处理伤口。韩信低着头听那劈头盖脸的责骂,没有开口反驳打架的原因,那不过会再平添一些女人无用的眼泪罢了。
  现在疤痕不知何时已经变浅变淡了一些,看上去似乎不再那么狰狞,韩信摸着那疤痕若有所思。
  他最近没遇到过什么人,又或者遇到过太多的人,都如同滴落在湖面上的牛毛细雨,还没激起波澜就已经归于平静,非要说的话,大概就只有赵云印象比较深了。韩信想起赵云早些时候同他说的话,尽管这一个月里他同赵云的关系迅速拉近,但两人之间的差异让他实在无法将赵云联系到这件事上来。
  水温已经开始变凉了,老旧的热水器隔三差五就会出些毛病,韩信披上件衣服走出来,丢在床上的手机恰到好处的响了起来,他甩甩手上的水珠拿起来看了看,是赵云发来的信息。
-也许你说的对,我们现在在一起了。
  韩信盯着屏幕沉默了一会儿开始打字。
-可以,挺速度的啊。
  对面很久没有回复,直到韩信丢下手机准备睡觉的时候才收到消息。
-但我觉得有点草率..万一不是她呢?
  韩信想告诉他自己也发生变化了,把字打上又一个个删掉了,然后重新回到:
-别多想,相处一下才知道。
  他最后看了看那几行聊天记录,然后关上手机睡觉。


  赵云回家后对着镜子看了半天,细碎的额发已经盖过了眉毛,他原来没注意,今天韩信一说才忽然发现。
  晚上的时候赵云联系了孙尚香想确认一下,没想到女孩儿说她也有变化,若不是赵云提醒她估计还想不到是谁。
  赵云还有些顾虑,不过性格直爽的孙尚香当即决定,还是先相处一下,若是错过了命中注定的人那就糟糕了。
  措不及防的迈入脱团党的行列,赵云不仅没感到开心,还觉得莫名的有点心烦意乱,他把屏幕滑亮又看着它暗下去,还想跟韩信再说点什么,但看着对方回复的言简意赅,又觉得还是不要拿这些莫名其妙的小事去打扰人家比较。
  也许是想多了吧,赵云重新点开孙尚香的聊天窗口。
-有时间再出来见个面?
  毕竟眼下这位才是最重要的。





『5』


在一场正常的交往中,总有几个约会必去的地方,比如,游乐场。
当孙尚香气恼又充满歉意的和赵云解释有不得不失约的事情时,赵云却有种隐隐松了口气的感觉。
并不是说对方有什么不好,也并非没有共同话题,但是赵云没有心动的感觉——尤其是两人聊天时,孙尚香总是提起一个叫刘备的小子,虽然都是在吐槽那个人有多么讨厌,赵云却觉得她似乎很在意那个人。
那么,眼下——赵云捏着两张票,站在游乐场门口,犹豫要怎么办。突然,他瞥见一个眼熟的身影。
“韩信——”


韩信的内心是崩溃的。
刚刚结了薪水正打算离开,他穿了一下午的布偶熊套装发气球,憋闷得不行,却听见了有人在喊自己。正想装作没听见继续走时那人却追了上来,手臂甚至直接搭到了自己肩上。
韩信在心里叹了口气,转过身。
“赵云啊,你来玩儿啊?”
“是啊,原本打算……”赵云话锋一转,“你一个人吗,刚好我也一个人,不如一起玩儿吧?”
韩信看着赵云期待的眼神,拒绝的话在舌尖转了又转又咽了回去。


与同性逛游乐场的好处之一在于,两人的选择近似相同。在将大半刺激的项目玩过一遍后,太阳已经在天边摇摇欲坠。


“不如,再去那里看一下吧?”
赵云指着不远处的鬼屋。
韩信摇摇头。“唬人的玩意儿,没意思。”
赵云却很有兴趣,努力说服韩信。
“去看看吧,听说这家很真实的…你该不会是害怕吧?”
明知是激将法,韩信却又一次鬼使神差地点了头。


鬼屋的内部设计还是很走心的,音乐和工作人员也很到位,但对于看惯了恐怖电影的赵云来说,还是差了一些。两人从鬼屋顺利出来,赵云隐隐有些失望,刚想和韩信道谢,却忽然发现对方似乎从鬼屋出来后就异常安静。


难道是被吓到了?这个念头一冒出来赵云的嘴角几乎压不住地翘了起来,他有意往韩信方向靠了靠然后猛地扭头几乎是贴着韩信耳畔喊了一声。


“嘿——!”


出于某些原因对医院一直没有好感的韩信,从以“精神病院”为主题的鬼屋出来后心里就不是很舒服,因此也没有注意到身边人的奇怪表现,耳边突然传来的喊声真是结结实实地吓到了他。反应过来这是赵云的恶作剧后韩信的拳头当即朝对方挥了过去——当然是属于玩笑意味的打架,赵云也配合地双手抱头讨饶。
“我错了信哥…别打了…


打闹的功夫两人已走到游乐场大门,赵云与韩信挥手告别,韩信也挥挥手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赵云在路边慢慢走着,他伸出手看着手背上与韩信打闹时留下的白痕,又想起刚才对方挥手时明显是新修剪过的指甲,心底涌上一种奇异的感觉。





第一段我的,第二段 @化工流体流动


该我接了…这么长时间没写东西居然还长了三个粉,我好懒…我反省…我这就动笔😭

评论

热度(25)

  1. 夏时有尽时无尽迟去晚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