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时有尽时无尽

【信云】命中注定

终于写完啦!撒🌸庆祝!
迟去晚归:

『8』


  月光在地面上织出一片冰凉的白色,被树影分割的支离破碎。
  赵云的声音不大,像一把碎玉叮叮当当的落在韩信心上,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向前走了一步,捧住赵云的脸亲了一口。
  “我想是的。”
  赵云那紧绷着的神经蓦的松弛下来,他笑了笑,抬手理了理韩信被风吹乱的头发:“这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韩信回去的时候女人正在拖地,他走过去将拖把接了过来,随手挽起袖子,还没来得及动作就被拉住了。
  “你这道疤…”
  韩信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拉下衬衫的袖子想说你记错了,但是当他对上女人的眼睛时,还是点了点头,做母亲的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过的好,韩信拗不过,只好答应隔天带赵云来家里。
  答应过后韩信就后悔了,且不提自己的另一半同为男人,到现在两个人正式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到三个小时,这就要见家长?这件事该怎么对赵云提起。
  韩信揪着发根想了半天,最后打算先将这事放一放,过几天再说。
  周末他把赵云约出来看电影,一边在心里盘算着一会儿怎么邀请赵云回家,导致屏幕上演了什么,他几乎都没看进去,冷不防赵云把手伸过来搭在了他的手背上,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韩信下意识的一缩手,转头撞上了赵云询问的目光。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没有…我怎么可能…”
  “刚才电影讲了什么?”
  “……”
  韩信卡壳了半天,盯着荧幕上接二连三的画面,在一个安静的空档里,紧张的气氛渲染到了极点,他开口道:
  “中午去我家吃饭吧?”
  “……”这回轮到赵云紧张了“这么突然…我也没准备什么…”
  “没关系。”
  韩信面上不动声色心里也跟着紧张,他早上出门前把家里打扫了一遍,老房子再怎么收拾看起来也是灰扑扑的样子,他知道赵云家境不错,担心他会介意什么。
  最终赵云还是买了点水果被韩信拖回去了,两个人走过阴暗的楼道,韩信看了看赵云的表情。赵云看上去很谨慎,倒是并没有露出什么厌弃的表情。
  钥匙插进锁芯里转动一遭,老式防盗门发出哐啷一声,韩信皱皱眉,妈的,公开处刑。
  他推门进去喊了一声:“妈!”
  女人从屋里迎出来,看到赵云的时候愣了一下。
  “这…”
  韩信咬咬牙,把赵云拉到身边:“我给你说的,赵云。”
  “阿姨。”
  她没有接赵云递过来的东西,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复杂,最终没有说什么转身进了厨房。
  气氛像是凝固了一般安静,良久韩信叹了口气,拿过赵云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对不起,我妈就这个脾气。”
  赵云不在意的笑了笑:“一会儿菜里不会下毒吧?”
  这一顿饭吃的相当煎熬,韩信感觉这简直是他人生中最艰难的一个中午,他甚至想拉起赵云夺门而逃。

 

 

『9』

终于还是吃完了饭,都是成年人了也不能说走就走。饭后赵云还礼貌性地问了句要不要刷碗,被韩信妈妈的冷哼打了回去。

饭后两个人缩在韩信的小房间消食。赵云倚着床头靠坐,韩信就直接枕在了赵云的大腿上,一只手臂横在眼前挡光。

赵云垂眸看了眼腿上的人。“困吗?”

韩信摇摇头。他胸口像塞了团棉花,轻飘飘的又滞塞着让人无法视而不见。

赵云看着韩信这副样子,又想安慰他,又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最后晃晃头,弯腰在人脸上蹭了一下。

热恋期的人,很容易就滚在了一起。赵云拽着韩信的领口,韩信的手伸进去搂着赵云的腰,还没有做什么两个人身上就出了层薄汗,鼻尖对着鼻尖眼看着眼。赵云的眸子先弯了下来,他低头在韩信唇角碰了一下,顿了片刻又将整个唇覆上,斯文地像在擦拭瓷器,韩信要急躁地多,于是赵云又顺从地张开口让韩信的舌头伸进来。客厅突然传来电视的声音,两人都听见了。韩信的手在赵云腰上摸了一阵又退了出来,两个人克制地分开,韩信从床上跳下去倒水喝,赵云强迫自己将注意力放在手机简讯上,而耳边全是自己的心跳声。

晚饭过后,韩信妈妈叫住了赵云,有话要说。赵云有些拘谨地坐在沙发上,而旁边的韩信似乎比他更紧张,赵云简直哭笑不得了。

韩信的妈妈将一支镯子推到了赵云眼前。镯子颜色温润,苍翠欲滴。

“这是家里传下来,给儿媳的。”她没有说下去,甚至表情依然是冷的。

“妈…。”韩信想说什么,而韩信妈妈挥了挥手,进屋去了。

该回家了,韩信下楼送赵云。

两人在街边走着,这未免有些奇怪了,两个大男人深夜压马路,可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他们乐在其中。

赵云猛地停下脚步,“你要送我到哪儿?”韩信怔了片刻下意识想回答送到家,他理解了赵云的意思,自己先笑出声来,赵云也跟着笑了起来,楼上忽然传来关窗子的巨大声音,二人俱是一愣,然后韩信将同样没了声音的赵云压在墙上吻了下去。

两人谁都没有开口,而他们的手指在影子里勾在一起,像是纠缠的藤蔓。

第二天韩信是在赵云床上醒来的。昨晚两人谁都不愿意先松手,后来稀里糊涂竟然真的把赵云送到了家里还跟着住了一晚,虽然只是盖棉被纯睡觉,但韩信的心情依然很微妙,尤其是他看见只穿了上衣的赵云站在衣柜前挑衣服的背影,没想到这小子看上去纤纤细细,竟然还是有肌肉的…
赵云正在给韩信找合适的衣服,听到身后细碎声响知道对方醒来了,他的没有韩信高衣服也较韩信小了一号,翻翻拣拣找出一件大码的T恤,转身就迎接了一个熊抱。他无奈地推了推在自己颈边的头颅,心中却生出欣喜。

赵云做了早饭,两个人一边吃一边闲聊,韩信突然想起来:“你怎么知道我有变化了的?”赵云放下杯子,不紧不慢回答:“我有读心术。”

“那你读读看,我在想什么?”

韩信支起头朝向这边,眸子映着天边的霞光,而嘴角还带着未干的奶渍,赵云看了片刻,倾身舔去那片奶渍,喉咙里吐出几个低而清晰的音节。

我也喜欢你。

 

终于接完了,我们两条咸鱼 @化工流体流动
写的结尾很甜了ꉂ(ˊᗜˋ*)


评论

热度(45)

  1. 夏时有尽时无尽迟去晚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