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时有尽时无尽

[翔叶]Wifi和上g流量二选一

交作业_(:_」∠)_

题目是阿言太太出的 然而不会艾特人

ooc慎

—————

当孙翔第三次睁眼时,他终于什么都看不见了。

他伸出手,四处抓摸,熟悉的一切不复了,身上的被子是陌生的,手掌贴合的墙壁是陌生的,带着细碎的声音的呼进肺部的空气是陌生的。

“啊?啊……啊——”

   


“……长时间的强光刺激与不合理的用眼导致的应激性失明,配合药物治疗与按摩很快可以复原。”江波涛站在病床旁,耐心地和孙翔讲解。孙翔没有答话,他侧过身子躺着,手叠放在一起枕在头下面。江波涛无声地叹了口气,三天了。从安抚检查到转院治疗。虽然对孙翔说是暂时性失明,但医生的诊断书上明确写着,如超过48小时未能恢复则为重症失明,治愈率极低。他又向孙翔交代了两句有事按床铃后走出病房,看到门外或站或坐的轮回一众人,吕泊远用手捂着头,杜明仰着脖子看着天花板,小周望着出来的自己,眼眶带着微微的红。



叶修到医院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有微微的不适感。然而他没有多想,有更重要的事,或者说人,在等着他。他摇摇头走进了病房。

孙翔大约是睡着了,他的眼睛上蒙着一层厚厚的纱布,头发凌乱的卷翘着,被子耷拉到地上。叶修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把被子从地上拉起来给他重新盖好,他却像受了惊,慌慌张张地坐起来,抓住那只拿着被子的手。

也不知道是怎么抓这么准的。叶修想着,低声说,是我。

手指松了劲儿,又重新握紧。叶修无奈,任由手被人抓着,把被子放在一旁,坐在人身边,看着他。



还是叶修先打破了沉默。

“你这屋子药味儿真大,早知道应该给你带束花儿来。”

默。

“你们这儿怎么这么热,哥上飞机还穿得夹衫,到这儿脱得就剩T恤了。”

默。

“中午想吃什么……”

“叶修。”许是久未说话了,嗓子有些许不适,叶修却注意到了,从一旁的桌子上端了水喂给人喝。

“叶修,”孙翔继续着刚才未说完的话,“我还能好吗?”顿,“总听见副队和他们在门口嘀咕,还来了好多人……是不是,不能,”声音带着微微的抖,“不能……”

“我还在嘉世的时候,陶轩问过我这么一个问题。”叶修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打断了孙翔可能永远也说不完的话,“Wifi和上g的流量,只能选一个,你选哪个。”

“我当时说,当然选wifi了,流量总会用完的,网速又那么慢。”

“陶轩说,如果是他,他就选流量。你知道为什么吗?”

蒙着纱布的脸看不出表情,只是微微摇头。

叶修苦笑,“他说,因为,wifi杀精啊。”









-the end-

#拒绝任何形式的谈人生#

#没错这是一个冷笑话#

评论(1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