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时有尽时无尽

G市爱情故事

生贺,混个更

——————————

1.

『喻文州在楼下的书桌上看书,他沉浸在书中的魔幻世界无法自拔,却不知有人在楼上的扶梯上盯着他已经盯了一个小时。』

2.

“原来剑圣大大是个跟踪狂啊。”喻文州扫了眼文档上的文字,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呸呸谁是跟踪狂我这是创作需要!艺术加工!一点文学细胞都没有的人是无法理解我们艺术工作者的良苦用心的!”

“是是,少天辛苦。”喻文州忍着笑,给他倒了杯茶放在桌上。“所以说你到底为什么要写自己的同人文?”自己还是受的那个,虽然这是事实。

“前两天小戴发个我一个文包,里面的角色都没法看,都是笑眯眯的你和炸毛的我。”黄少天一拍桌子,“我是那样的人吗?而且里面还有人拆咱们俩,什么叶喻王黄,那也是人看得吗?我要写一篇绝色纯情罗曼史,以振朝纲!”

“哦?”喻文州眯起了眼睛打量着软手椅上的人。

“咳咳,而且写得好可以去一个什么网站评奖第一名双人罗马尼亚七日游。”

喻文州的眉头一跳一跳,忍住了嘴。

3.

黄少天卡文了。

4.

“诶队长,你平时出门往左走往右走啊?”

“要看去哪。”被提问者正捧着本菜谱研究,顺口答话。

“要是一样近呢?”

“左边。”

黄少天来了精神。“为什么,为什么?冥冥之中有什么指引着你吗?”

喻文州翻了一页,慢条斯理地回答:“右边修路呢。”

5.

“写得怎么样了?”喻文州往屏幕上扫了眼,还是下午那些东西。

“我想写一个高智商恋爱的故事,就是高智商的我布下陷阱,让羔羊一步步自投罗网,坠入爱河的故事。”

羔羊思索了一会儿。“那你打算布一个怎样的陷阱?”

“队长你看这样,”黄少天转过身正对着喻文州,两只手在空中比划着,“在一个凄迷的雨夜,你坐在出租车里,这时堵车了,然后我上车拼车…”

“要分开打表吗?”羔羊插话。

“……然后,昏暗的车厢内,孤男寡男,干柴烈火,电光火石,一见钟情!”

羔羊勉为其难地点点头。“但这和高智商有什么关系呢?”

黄少天露出一个深不可测的笑容。

“其实,这一切都是我安排好的,堵车什么的都在我的计划之中……”

羔羊又一次打断了他。“堵车最少要有两辆车吧,所以你的设定是个富二代?”

黄少天一时没明白他为什么说这个,有些懵,点点头。

“那你一上车,我就会问:‘你那么有钱还打个[哔——]的车啊?‘”

“……”

“水瓶座滚出去!”

6.

黄少天按住喻文州的肩膀。

“队长,我想了想,高智商显得我个人主义太强,不够坦诚,不好。”

喻文州把嘴角那半根面条吸溜上去,又夹了一筷子面。“所以呢?”

“我还是写一个简单点的,纯情点的爱情故事吧。就是你对我一见钟情那种。”

喻文州嚼着面条不是滋味。

“为什么不是你对我一见钟情?”

“诶呦好饿,好饿好饿,队长你吃饭都不叫我吃,没爱了,呜呜。”

“锅里还有……”

“队长爱你么么哒!”

7.

“队长,什么样的人会让你一见钟情啊?”卡文的黄少天瘫软在软手椅里一脸生无可恋。

“你啊。”喻文州刚刷完了碗,想都没想话就出去了。

某人偷偷红了耳尖。

8.

“我想想……有富二代设定吗?”

“没想到队长你竟然是这么一个肤浅的人!”黄少天佯装痛心疾首,“没有!”

“那有什么设定?

“呃……都可以,比如周末会去福利院做义工……”
“那就大力水手设定吧。”

“啊?”

“看着他扛着十袋水泥一路小跑上了五楼,心头一动。我这辈子跟定他了。”

“……”

9.

睡觉时分,黄少天依旧没憋出文来。

“喻文州,和你相爱怎么这么难呢。”黄少天扑到喻文州怀里,手臂软软地环着他的腰,耷拉着脑袋,声音里都透出股委屈来。喻文州怔了一下,抬手捧起黄少天的脸——果然是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吻了上去。

0.

『喻文州和黄少天相遇了。

他们周一相爱,周二相爱,其他的日子里也是如此。』*

评论(14)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