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时有尽时无尽

喻黄夫夫

喻文州和黄少天在一起的时候,周围的人并不看好这段感情。性格不同,秉性不同,社交圈不同,学习的专业不同。“两人还都是初恋。”喻文州补充。

“是我告白,少天犹豫了两天才答应我,我看得出他那时并没有多喜欢我,但我还是很开心。”

“我那时候确实不喜欢他。”黄少天挠挠头。

“别的人?不不不,我那时候谁都不喜欢。”黄少天连连摆手。

他们像普通的情侣那样在一起了,又没有普通情侣热恋的模样,二人专业不同的缘故,上课时间并不重叠,也没有一个人等另一个人的习惯,平时的交流更多通过手机。

“明明是同校,却仿佛是异地。”说到这儿,喻文州苦笑。

“有一次我们看电影,出来时候下雨了,他带了伞,刚好有两个认识的女生也在,我想要不把伞给她们,我们俩大老爷们儿淋点雨也不算什么,”黄少天停顿了一下,“结果他竟然拒绝了,一点客套都没有,就硬生生拒绝了,他平时挺礼貌一人,俩女生一脸尴尬,我也尴尬,不知道接什么话,他撑起伞就拽着我走。我说你怎么了,他说他就是不想让我淋雨。我那时候想,他大概真挺喜欢我的。”

渐渐的,二人摸出了规律,偶尔也会陪对方蹭个公选,上个自习。

“我不能吃花生,一点都不能吃,会过敏,那时候出去吃早茶喝汤从来没见过花生碎,我也没多想,后来知道是他先和服务员嘱咐好了。他现在变了,天天往我饭碗底下埋秋葵。”

“我不知道少天什么时候彻底喜欢上我,我也没有刻意做什么,就是想让他舒服些,想让他开心。”

“喻文州这人睡觉都不关机,挺注重养生一人竟然睡觉把手机把枕头边上,什么毛病。”喻文州笑笑不说话。

一次夜半时分黄少天腹中绞痛,担心是阑尾炎,手滑点了拨号键,几乎一声喻文州就接起,了解情况后过来带着黄少天去医院检查,后来证明是虚惊一场,但还是被喻文州压着喝了半个月的白粥。

“那时候觉得好像找了个妈。”

“每次发消息他几乎都能秒回,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少天很好,我都喜欢。”

“最难过的话,应该是有一次我和他说喜欢他,他问我为什么。”

“差点就放弃了,还是不舍得他。”

听到这里黄少天有些激动。“什么什么喻文州你竟然想过放弃我爱呢我这么帅气聪明英俊潇洒离开我你上哪里找去…”

喻文州只是摸了摸黄少天的头。

“好吧是我不对但我那时候不是年轻吗年轻的我不懂爱雷峰塔会掉下来…”

二人都笑了。

“我知道一些套路,但面对少天的时候只想对他好一点,再好一点,让他离不开我。恩,这大概也算一种套路吧?”

“我也不知道,好像有一天忽然觉得,我是喜欢喻文州的。但又不能确定,他把我照顾得太好了,这让我有些不舒服。然后我发现我对他几乎没做过什么,这让我更不舒服。”

黄少天开始给喻文州买东西,鼠标,机械键盘,手表。

“他每次收下都说谢谢少天,我就高兴不起来。”

听到这喻文州忽然过来在黄少天的脸上啾了一下。

“那这样呢,少天高兴了吗?”

黄少天不说话了。

“有一次我忍不住和他说你别谢了,他愣了一下说好,我觉得他好像挺高兴的?搞不懂水瓶座的脑回路。”

“东西是很好,但我想要少天的心。不敢说出来,怕吓着他的。”

“情话两个人都会说,有时说完还会槽一下这句话感动的点在哪里。”

大四那年,喻文州去台湾做交换生,一年。

“我想,完了,本来毕业就(容易)分手,现在还异地了。”

赴台之后,二人交流频繁起来。

“几乎每天都通电话,或者发短信,一般是我说一堆,他回一句。……。才不是因为我话多!”

二人身在异地,心路也渐渐偏移。

“那时候真忙,有的时候听着电话都要睡着,不能给少天更多的回应。”

“我想喻文州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冷暴力分手。”

“看着少天发来的一屏一屏的文字就很开心,很安慰。”

某日,黄少天在短信中提出分手。

然后他们就分手了。

THE END

:D

评论(4)

热度(5)